硕士论文开题报告中的文献阅读报告怎么写

admin

(1)“互联网+”的概念

国家发改委《关于2014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执行情况与2015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草案的报告》将“互联网+”定义为一种新的经济形态,即充分发挥互联网在生产要素配置中的优化和集成作用,将互联网的创新成果深度融合于经济社会各领域中,提升实体经济的创新力和生产力,形成更广泛的以互联网为基础设施和实现工具的经济发展新形态。制造业中的“互联网+”主要依托工业互联网平台来实现制造业与互联网的融合。工业互联网是物联网这一概念与产业融合产生的新业态[1]。在工业互联网平台上,日常联网设备既是接收工业中生产数据的终端设备,又是与用户可实时交互的智能设备,从而实现人、机、物全面互联。

(2)智能制造相关理论

智能制造( Intelligent manufacture) 是第四次工业革命的代表性技术。早在 20 世纪 90 年代,在生产设计领域就最早提出了智能制造这一概念。作为一种融合了人工智能、自动化技术、先进制造技术、现代传感技术、信息技术与网络技术的先进技术2 ,智能制造具体指通过感知条件下的信息化制造,和信息技术与制造技术的深度融合与集成,从而实现从产品设计过程到生产过程及企业管理服务等全流程的智能化和信息化3。近年来,随着德国工业 4. 0、《中国制造 2025》纷纷将智能化、信息化视作制造业未来发展的核心,智能制造再一次引发广泛关注和讨论,并被认为是中国未来发展先进制造业的重心,也是中国制造业转型升级的主要路径45

目前,对智能制造的具体内涵和模式尚未形成统一定论。但作为中国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的六大领域之一,智能制造的关键特征主要为数字化、网络化和智能化。具体而言,数字化制造、数字化网络化制造和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制造可被视为智能制造的三类基本范式,这三类基本范式之间次第展开、迭代升级。其中,数字化制造,可被视为智能制造的第一代范式,当前在企业中应用最为普遍。在“中国制造 2025”引领下,中国目前在国家智能制造标准体系方面已通过建立一批数字化车间初步形成了数字化制造可推广模式。2016年,中国企业数字化研发工具普及率已达到 61.8% ,比2013年提高 18 个百分点。可见,数字化制造已基本为中国进一步发展智能制造打好了坚实基础。而数字化网络化制造,是在数字化制造的基础上,以“互联网 + ”实现制造业与互联网进一步深度融合,在生产方式方面通过数字化生产设备联网、打造基于互联网的制造业平台、在工业互联网体系架构中实现协同研发、共享经济、个性化定制等互联网经济新业态6。目前,数字化网络化制造,也是中国推进智能制造的重点所在,是信息化与工业化“两化融合”的主要任务。而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制造,则是在数字化网络化制造的基础上,与新一代人工智能技术深度融合,通过制造系统的深度学习能力、感知、分析与计算控制能力、自我更新与知识生产能力,从而实现真正意义上的智能制造7。由于中国对智能制造的规划是采取“并联式”发展数字化、网络化和智能化的并行推进、融合发展8,因此对于尚未完成数字化转型的企业来说,不仅需要补上数字化制造,补好智能制造基础,还可以发挥后发优势,利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先进技术,实现智能制造不同范式之间的并行发展。

在智能制造的具体实施中,目前研究主要认为智能制造包括智能产品、智能生产、和智能服务三个方面。其中,智能产品(Intelligent product) 是指利用智能芯片,对外部信息通过接收、认知加工、分类处理等,能够以类人的思维方式和“智力”参与人类生活中复杂工作的产品910。智能产品与以往的单一实体产品的最大区别是智能产品能够借助软件,实现与互联网、物联网设施的系统互联。

智能生产( Intelligent production) ,或被称为智能工厂,是在工业 4.0 思想的基础上由物理系统和虚拟信息系统组成,实现移动互联网与物联网在信息物理生产系统( Cyber Physics ProductionSystemCPPS) 上的协同交互310。其中,网络协同制造( Coordinated manufacturing based on In-ternet)是智能生产所采用的智能模式。通过开放式和即插即用的制造体系结构,以项目方式迅速集结资源组织生产,灵活应对市场需求11。具体而言,网络协同制造的内容包括:对目标进行分解、对分解之后的子任务进行综合和集成、将任务进行分配、在网络内对合作伙伴进行选择、对生产进度进行监控、对子任务的执行状况及进度进行汇报等12。此外,企业在智能生产中,常结合个性化定制 ( Personalized customization)的生产方式。个性化定制是通过互联工厂,实现用户个性化需求直达工厂,实时互联进行定制生产。与以往从企业设计出发的“推式”生产模式不同,个性化定制采用的是在总体模块化设计的基础上,从用户需求出发经过销售沟通,使用户参与个性化模块的设 计,之后再生产产品的 逆向“拉式”生产模式1314

智能服务( Intelligent service)是在先前研究中广泛采用的制造业服务化的基础上有所发展。制造业服务化,或称生产型服务,是指制造业企业在提供产品与附加服务的传统模式之外,通过提供产品额外服务包来增加核心资产的价值,从而向服务提供者转变1516。制造业服务化可以面向全球价值链各环节,提高企业的工业增加值,从而有助于传统制造业企业实现全球价值链升级。例如,制造业企业可以通过提供研发外部服务、设计服务、从而参与全球价值链上游通过提供金融服务、广告服务、售后服务、融资租赁服务等参与全球价值链下游17。此外,制造业服务化还可以通过将专业化分工和服务整体外包等提高企业生产效率。因此,制造业服务化是制造业企业实现转型升级的重要手段。甚至有研究提出未来制造业企业需要通过服务创新,从产品中心范式转变为服务中心范式18。而智能服务则是同时实现了智能性制造业服务化,通过对用户的信息、喜好、习惯进行智能分析,实现按需向用户提供个性化的主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