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科论文:农村青少年社工的实践困境与嵌入路径探究

admin

一、问题的提出
  
  近年,农村青少年尤其是留守儿童愈加引发政府和社会各界关注,社会力量越来越多地参与到农村青少年关爱保护工作中,而社会工作团队和人员又是社会力量的重要构成。2017年,民政部、教育部、财政部、共青团中央、全国妇联五部门联合印发《关于在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中发挥社会工作专业人才作用的指导意见》,团中央联合民政部、财政部印发《关于做好政府购买青少年社会工作服务的意见》,旨在推动农村青少年社会工作服务的制度化、规范化和科学化。学者讨论农村青少年社会工作大致分为以下几个方面:一是分析社会工作介入的必要性。由于学校管理不足以及家庭教育缺失,一些农村青少年在学习、心理健康、道德、生活行为等方面存在偏差,社会工作服务作为弥补机制,可通过社会工作者运用专业知识与方法帮助农村青少年克服困难、解决问题并预防问题[1].二是分析社会工作介入的具体策略。如个案工作、小组工作、社区工作、社会行政、家庭工作、政策分析等专业方法[2][3],形成复合型的干预方法、系统化的服务模式、多样化的服务[4].三是分析当前社会工作介入的不足。如社会工作服务的理论基础相对薄弱、缺乏科学的服务评估、专业社会工作者供给不足、社会工作的认知与认可度较低、资金及资源缺乏等等[4].
  
  既有学者的讨论,都认为在关爱保护农村青少年领域,政府、社区、学校、家庭的服务供给是不足的,社会工作服务是需要介入的,因为社会工作服务具有“专业性。”当前农村青少年社会工作服务存在的主要不足,也在于介入程度不够,专业性尚未完全体现。学术界曾对中国社会工作的“嵌入性”展开一系列讨论,认为中国的政府管理和服务已经弥盖了几乎所有空间,这些社会服务是行政性的、非专业的,而当前开展专业社会工作只能嵌入政府主导的社会服务体系,社会工作的自主性和专业性被弱化[6].相关“嵌入性”讨论的前提预设是,专业社会工作代表了“社会”元素,社会工作必须减少“行政性”,还原“专业性”,即“找回社会”[7].以上讨论值得进一步反思的地方在于:一是社会工作嵌入行政系统的问题。既有行政服务是否都是低效和不专业的、都是要被社会工作替代的,以及社会工作与行政系统是否必然是不相容的?二是社会工作嵌入社会的问题。是否所有社会单元都需要社会工作嵌入,以及需要怎样的社会工作嵌入?社会工作无疑是源于社会的,但社会本身是多元的、涵盖极广的,社会工作这个“社会”单元是否较好融入了村庄社区等“社会”单元,尚是值得探讨的问题。